0
剑三故事
楼下菊不洁 关注 发布时间: 2015-11-24 最后更新: 2015-11-24 2159 1
打印
分享
倒序查看
楼下菊不洁 12 最后更新 2015-11-24
更多 回复(1)
大雨不行时(策藏耽美向,攻宠受)
作者公子乐 发布 更新

摘要

本帖最后由 楼下菊不洁 于 2015-11-24 17:39 编辑

    皇甫连建早在见到叶恩泽之前,就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。
    江湖上关于藏剑山庄二少爷的传说实在太多了,可只有两则让皇甫连建一直记在心里。
    第一则是关于二少爷的身世。
    二少爷长得像极大庄主,但这很正常毕竟是人家的孩子,但很多见过小少爷的江湖人都说:“二少爷除了像大庄主,怎么看怎么有点儿天策的李大将军的影儿。”
    第二则是关于二少爷的屁股。
    十大门派,几大世家,除了七秀的姑娘和少林的大师,也就只有天策的同辈没有玩儿二少爷的屁股了,就连才入关的明教,也有同辈人搂着二少爷睡过觉。
    江湖人都说:“叶家啊,一家子都是金做的。尤其是二少爷,连脑袋也是金子做的,蠢得可以!说一句爱他,怎么玩儿都成,简直比最下贱的妓女还便宜。最蠢的是,被骗了那么多次还在相信。”
    藏剑山庄威名远播,是铸剑铸出来的。
    二少爷的声名显赫,是犯傻犯出名的。
    听的时日久了,就连皇甫连建也好奇起来,这个叶恩泽究竟是个什么模样?
点击开关回复楼层
楼下菊不洁 楼主 12 发布于 2015-11-24
更多 回复
    等他真的见到叶恩泽的时候,觉得他不给男人睡都对不住他的那张脸。
    他见到叶恩泽的时候,是在武牢关附近,那大约是叶恩泽一生中最尴尬的时刻。
    叶恩泽当时刚刚结束了一场分外激烈的性事,没有穿裤子衣裳大敞地跪趴在地上,白皙的肩膀露着,双手被麻绳绑着,口中也绑着一根布条,裸露在外大腿上还留着红红白白的痕迹,臀缝间流出的白浊如同小溪般潺潺。
    留下那些痕迹的人,有纯阳万花,有唐门五毒,甚至还有明教的。
    ——是皇甫连建赶走了那些人。
    皇甫连建走近叶恩泽,用枪尖挑起他的脸:“你是藏剑的人?”
    叶恩泽朦朦胧胧地抬起头,看着救了自己的人那样傲踞的神情和颌下冰冷的枪尖,不想回答。
    皇甫连建想不到那么多,只单纯地以为对方是因为口中被绑了布条才无法说话。他蹲下去,怀着满腔正义为叶恩泽解开了口中的布条:“你可以说话了。”
    叶恩泽翻了个身,把自己从皇甫连建怀中滚了出去,又恢复成趴在地上的姿势:“手也解开。”
    皇甫连建认命地帮他解开手上的绳子:“诶,你是不是藏剑山庄的人?”
    “明知故问。”
    叶恩泽的双手终于得到了自由,他摸到被那群人撕碎的裤子,苦笑着叹了口气,索性也不穿裤子,直接撑着剑站了起来。
    皇甫连建心未动身先行,一把扯下自己背上的大红披风裹到了叶恩泽身上。
    叶恩泽一愣,无言地望着皇甫连建。
    皇甫连建赶忙解释道:“天凉,会冻到。”
   “现在是六月。”叶恩泽哼了一声,还是抓住身上的大红披风裹紧自己。“你是天策府的?”
    尽诛宵小天策义,长枪独守大唐魂。
    皇甫连建向来以此为荣,此刻听对方问起,不由自主亮出长枪:“在下天策府皇甫连建。”
    叶恩泽听到他的姓氏,微微蹙了眉:“皇甫?天策府有个皇甫少华,你认不认识?”
    皇甫连建道:“正是家父。”
    叶恩泽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那你一定见过李承恩了对不对?你看我,长得像不像他?”
    皇甫连建被没头没脑的问题问得莫名其名,依言看过去,却只看到了一张因饱受蹂躏而显得格外脆弱且诱人的脸。他摇摇头:“不很像,但依稀还是有些……”说到此处,他忽然停住了,怔愣片刻才试探性低唤道:“二……二少爷?”
    叶恩泽垂下头,声音很低:“对,我是叶恩泽,藏剑山庄的……”
    话至此刻,叶恩泽语渐艰涩:“二……二少爷……”
    “啊……难怪……”皇甫连建想到江湖上的传言,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句。
    “没错……整个藏剑山庄,便是小孩子都没有我这样不要脸的。除了我身上会出这样的事,还会有谁呢?”叶恩泽抓着披风的的手抖了抖,“今日之事,藏剑山庄必会报答将军救我于危难之中,还请将军不要将今日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苦笑道:“罢了,你不讲,那群人也是会讲出去的。”
    见叶恩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皇甫连建连忙抓住他的手腕:“在下不是这个意思,江湖上早有传言说二少您是我天策府李将军的……”
    叶恩泽勉强扯出一个笑容,转身前去捡扔在远处的重剑,被蹂躏过后的他根本抬不起地上的重剑,反而被重剑带着扑倒到了地上。
    皇甫连建赶在叶恩泽扑倒在地前从后方抱住了他。
    搂着叶恩泽,皇甫连建不禁叹了口气:“二少爷就这样走了吗?”
    叶恩泽推开皇甫连建,撑着轻剑站定,低声道:“我的银钱都被他们拿走了,待我回去城中,找个藏剑山庄的店铺支了钱出来,自会买一件更好的披风命人送到天策府给你。”
    皇甫连建解释道:“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此处离着洛阳城还有段距离,你这般模样自己如何回去?”
    叶恩泽垂下眼皮不去看他:“我藏剑山庄的功夫应付点山野村夫地痞毛贼还是绰绰有余。”
    “我送你去洛阳。”
    叶恩泽瞟了他一眼,说一句‘不劳将军’,拖着重剑转身便走。
    皇甫连建长长吁了口气,低声骂了句娘,便将叶恩泽连带着披风一把抄起,横抱在怀中:“老实点,我送你去洛阳!别再闹少爷脾气了!再闹我给你带到军营里去,让全天策军都看看叶家二少爷光屁股的模样!”
    叶恩泽果然噤了声,老老实实地窝在皇甫连建怀里,指了指被扔在地上的重剑:“我的剑。”
    皇甫连建将叶恩泽安顿在一旁,而后过去捡起那把重剑连同自己的长枪一起背到背上,这才回转过去抱起叶恩泽上了马:“你的剑可真够沉的,快赶上你了。”
    到洛阳城门口的时候,皇甫连建拢拢怀中人的头发,觉得他生的真好看,比军营里的姑娘还好看。拽拽大红披风将叶恩泽的头脸挡住,叶恩泽窝在他怀里微微一怔,皇甫连建连忙解释道:“让人看见了不好。”
    叶恩泽低低地嗯了一声,吩咐道:“先去东街找董夕照。”
    皇甫连建愣了一下,紧了紧怀抱:“我先带你去换件衣裳,洗个澡……”
    “不用。”叶恩泽面露不悦,“我和董夕照熟得很,他早就习惯了。”
    皇甫连建没有再坚持,只是在心中难免好奇,这藏剑山庄的二少爷究竟是骚到了什么地步,连洛阳城里的大夫都能习以为常。
    皇甫连建城中策马,踏落笛飞花,奔至东市寻万花董夕照。
    未等皇甫连建开口,董夕照已站起来:“提笔悬壶济世间,散入春风满洛城。军爷今日前来,不知是为了……”
    皇甫连建最听不得别人啰嗦拽文,低头用下巴指指怀中的叶恩泽:“为他。”
    董夕照走上前,边走边说:“军爷营中军医治不得伤,夕照必……”他在洛阳城中饱受神策军欺压,连带着对天策府的将士也厌上几分,本想着拿一下乔,却在掀开披风的的那一刻,发出惊呼:“二少?”
    叶恩泽勉力扯出一个笑。
    董夕照叹了口气,心知叶恩泽必是遭遇了不可告人之苦楚才会前来寻他,停留在皇甫连建脸上的目光不自觉地带上了些许埋怨:“你弄得?”
    皇甫连建摇摇头,却也不肯说出叶恩泽是怎样受的这一身伤,只抱着叶恩泽让董夕照快医。
    叶恩泽厌极了他这样的霸道:“我记住你的名字了,日后藏剑山庄自会报答,你放我下来后就可以走了。”看着头也不回的皇甫连建,叶恩泽脸上紧绷的表情松垮下来:“夕照,是你师兄骗了我,他说在恶人谷见到那个人了。”
    董夕照施诊的手略微一顿:“他从昆仑回来了?”
    “恩,你师兄在我的茶里下了软筋散。”叶恩泽抚开董夕照的手,“之后把我扔给一群跟着他来的恶人就走了,是刚才那个天策府的……救了我。”
    董夕照垂下头:“天策府里的人啊……呵。”
没有更多了
请先登录

试一试@用户名 立即召唤神龙 小伙伴会收到通知喔:)无需加好友即可通知到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网站部分功能可能失效,请更换合适的浏览器。了解更多
} else if (/(Android)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 { } else { };